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战争片  »  止杀令

止杀令  止杀/一言止杀/An End to Killing/Kingdom of Conquerors

132人已评分
还可以
5.0

主演:赵有亮涂们李小冉耿乐余少群中泉英雄朴艺珍徐锦江

类型:战争导演:王坪 状态:正片 年份:2013 地区:中国大陆 语言:汉语普通话 豆瓣:0.0分热度:491 ℃ 时间:2024-06-10 16:26:02

简介:详情...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 头像
    小浅
            剧情、动作、历史、战争,这是电影《止杀令》对于自己的类型定位,仅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此片喷薄而出的野心——这是一部“大片”。再来看它的宣传定位,直指北美市场,八千万的投资,具有国际视野的题材,都瞄准着高票房在蓄势。

        一个世外高人,一个铁骑英雄,一个有着对于外国人来说颇具神秘感的道教背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两个都是重量级的传奇人物。另外,有仇恨与杀戮这样武侠故事最爱的母题,有“止杀”这样永不会过时的主题,再加上一点点奇幻的作料,似乎一切都齐备了。但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本来十足新意的题材却没有孵化出一个好故事。面对如此缺乏诚意的故事,老外会否真的买账?

        总的说来,影片最缺失的在于两个“情”字,一为情节,一为情感。

        情节上来看,首要的问题是主线混乱。丘处机行三万五千里路力劝成吉思汗止杀,无论是把重点放在西行路上还是劝说本身上,只要安排合理,情节紧凑,都是说得通的,但像本片这样两手都要抓,到最后却一个也没抓到,就显得令人费解了。若说西行,既然丘道长一开始并非十分甘愿踏上这条路,那么其内心的转变是否应该在途中尽量多地展现,而不是将重点放在走了一批又来一批的劫匪上,一次次有惊无险的劫道似乎只是被编剧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用以追求大片动作场面的道具。若说劝说,成吉思汗如此的雄心霸业,要怎样的理由才能将其中止,仅仅是讲讲养生,讲讲卫生,再痛陈心声就可以了?片中给出的缘由主要有四,一是军中瘟疫,二是孙子离世,三是忽兰妃以死相“谏”,再就是丘道长那套不知所以的说辞了。除了第一点是客观事实,二三更像是编剧刻意的附会。而贯穿始终的将军刘仲禄的画外音,更是有偷懒之嫌,仿佛生怕故事讲不清楚,主题不够清晰,而安排了这样一个完全是串场的人物表达心声,除了令观众跳戏,很难承担其他职能。
      
        再来便是逻辑不顺。片中的很多剧情转折都是靠巧合和意外推动的。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便是赵道安之死。影片使用了武侠小说的惯常桥段——采雪莲,可在采雪莲的过程中,武功高强的赵道安却不顾这一桥段的精髓,竟然掉入洞中摔死了。这样处理一个主要人物的死实在过于草率并略显可笑了。而其他的一些重要情节点,如契丹女加入队伍和成吉思汗孙子的死,都显得不够尊重观众的智商,更不尊重片中角色的智商。相较于丘处机来讲,成吉思汗已可算作本片中塑造得相对完整、前后一致、逻辑通顺的人物了。反观丘道长,在一出场时,影片极力地想将这位在大家看来无比神秘的奇人铺垫成一个寻常的老头儿,除了挥手驱赶老虎和祈雨之外却无惊奇之处。先不提他在非常肯定的算出自己阳寿之后却因吃了雪莲一口气多活了好多年这件奇事,让我们将关注点转移到故事的结尾处,编剧卯足了劲儿想在此处抖出一个包袱——起死回生、拐杖开花,想着也奇幻一把来个大爱无边和平万岁,殊不知这“妙着”却成了笑点,它推翻了前面的一切铺垫,为了奇幻而奇幻了一把。丘道长在别人喝毒药的时候不加以阻拦,却在其死后熟练地通过花瓣浴将其救活,这故事怎么讲都显得不对劲。两种可能,一是丘处机本就神人,不过是在诓骗大汗,二是这个金丹的把戏,实乃丘真人下的一个套。

        情感处理上,本来为了使影片更丰满好看而加入的副线情节可以好好地组织一番为本片加一点感情分,这样就算情节编排不当,观众也总归有个情感依托。但事实是,副线人物被处理得更为糟糕。首先说说丘处机的爱徒赵道安。在历史上,陪伴丘处机走这段西行路的徒弟共有十八位,电影中将他们集于一身,这个本该承载师徒之情的人物却轻飘飘地没有分量,行动缺乏逻辑,并且在影片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死了,似乎仅仅是为了给金丹埋下伏笔而死。这样一个人物如果不能贯穿始终,其存在意义便大为削弱。于是师徒情仅仅剩下了丘道长略显虚假的借酒缅怀了。另一副线,千里寻夫的契丹女,本来以为是可以像孟姜女一样传奇的设定,没想她寻夫的每一步却都走得如此顺利,先是女扮男装骗过大家混进了队伍,进而一入军中就找到了丈夫,再就是顺顺利利地将毒药交给他以求一同殉情。一步一步,编剧早已帮她算计好,于是原本的情感线索变成了噱头,契丹女成了西行路上必须有的“女妖怪”。再说说成吉思汗这一边,忽兰妃,小孙子,两个对于大汗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前者的处理蜻蜓点水,后者则更像一个笑柄。战争夺去孩子的性命这本是一个残酷的命题,但在片中,跑到阵前玩耍却没人管的孩子似乎在提醒观众,注意,此处要死了,成吉思汗该悔悟了。果不其然,接下来就是升格处理,观众的情绪没到位,这煽情就莫名其妙地带上了喜感。而编剧的小心思,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

        纵观全片,从主角到配角,我们很难从中找到一个可以投射情感的对象。人物形象塑造不力,导致难以获取观众的情感认同,就难以接受规定的情境,难以入戏。所造成的尴尬局面就成了所谓的情不够音乐凑,戏不够景色凑,带我们领略了一把雄浑壮美的西域风光。

        面对明显缺乏诚意的剧本,即便导演再拼了命地用视听语言弥补,摄影把画面拍得再唯美大气,音乐做得再优美壮阔,还是无济于事,实则浪费了这样一个好题材。最基本的叙事没有理清,甚至给人一种并不想理清的错觉,而抱有投机主义的心理想要进军国外市场,这样发展下去,就只有自己意淫出来的“好莱坞大片”。
  • 头像
    好意思不好意思
    散场时,一个陌生的男生说:“大片,战争,历史,奶奶的!”评价很到位,确实是大片,确实是战争宏阔,确实是历史巨片,但是,看完之后,对于自己付出的票价来说,感觉真是奶奶的!

    一提到古装大片,立刻就联想到香港,几乎没有香港成分就没有古装大片了。然而,这次不是。能看到一部几乎毫无香港成分的古装大片,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我一点儿也没有歧视香港的意思,最近花银子很捧了香港电影的一些场,但是吃腻了也是烦心事,能够换换口味很欢迎。当然,既是大片,一定要装点门面,于是有日本人在里面,不知道是谁,百度百科竟然没有,我记得演员名字好像是中什么英雄,在片尾字幕里看见的;徐锦江披头散发演耶律楚材,而且是配音,一种西方口味的国语,以体现耶律楚材是女真族人,其实这人温文尔雅,徐锦江把他演的眼神凶悍,衣着狂野,很不符合历史,不过影片如此设计也是为了突出丘处机在蒙古大营里唯一的儒雅男人色彩。

    制作单位很多,第一个是山东电影制片厂,感觉就有点不好,中间有中影集团,后面有一个很醒目,是电影频道,那就要坏菜,因为电影频道的出品水准相当糟糕,是拙劣的代名词,那是一种独特的拙劣,跟香港的电影老油子炮制出来的拙劣完全不一样。

    看完之后,感觉就是:这确实是一部电影频道制作的电视电影,很电影频道。尽管投资据说8000万,说是还有韩国背景,而且场面也确实很大,但就是一部加了钱、加了大场面的电影频道作品,从根上说是不能及格的。

    影片最怕的是不纯粹。以前的香港片成功就成功在纯粹。香港回归之后合拍片失败就失败在不纯。《止杀令》到底是要拍一部纯主旋律的CCTV一套的电视剧,还是要拍一部神话色彩的央视八套的《妈祖》电视剧,还是要拍一部陈凯歌、冯小刚、张艺谋式的古装大片,导演自己没把握准。这样一样,人物就跟得了神经病一样,丘处机的本事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大起来能在十几个人生死相拼时悄无声地闪身进入战圈中心,小起来则挡不住几箭就受伤,大起来能预测生死,起死回生,手杖发芽,小起来竟不能使成吉思汗言听计从,自称半年多一事无成。他到底是洞察一切,还是走一步看一步?赵道安也是,一会儿在女人面前手足无措,一会儿千军万马也敢瞎闯。

    整体剧情是按照历史真实来拍,导致没有一个主线情节,就是“跟着走”,很沉闷,绝不扣人心弦。但是,要拿真实来衡量,又经不住推敲。72岁的人,又是道教领袖,只身一人去万里之遥,不许弟子们跟随,弟子们就一声不吭,这像话吗?历史上是有不少弟子跟随,李志常还写了著名的《长春真人西游记》,导致几百年后的书商以为唐僧《西游记》是丘处机写的。还有,成吉思汗下令“止杀”,是什么意思?一个人也不杀,一个城池也不再攻打,这可能吗?影片画外音很多,絮絮叨叨,对此却不加解说,含糊其辞,居心欺骗不读书的那些观众,很不地道。

    小的硬伤,比如丘处机祈雨,应该焚符纸,发令牌,有点动静,但却只是坐着喃喃而已,令牌插着好好的不动,也不知字幕那几位“道教顾问”是怎么教的。再如,插下手杖,是在大汗的金帐里,而后,却变成了安置两个假死过去的女人的地方,是手杖会移植,还是成吉思汗把金帐让出来给一个宠妃和一个女刺客治疗?孙子惨死在巴斯黑人的冷箭之下(箭能飞几千米远且不说),成吉思汗听了丘处机的话竟不报复,好多天不再进攻,然后等到宠妃醒来就大军东归?

    硬伤还有,赵道安练的那颗金丹是怎么回事?丘处机明说那是颗毒药,那么,赵道安在煽动闲着没事练两颗毒药是怎么回事?丘处机平时怎么管理的弟子,放纵他们拿着自己的丹炉去练毒药?如果不是毒药,那么道教的金丹对凡人来说就是毒药?这对道教的形象可是大大不利啊,尽管读书人有的是知道确实是这么回事,比如《红楼梦》里贾敬死的时候道士们就是这么推卸责任的。如果这是真的金丹,那么,丘处机说大话能够救活两个女的,就是摆了成吉思汗一道,他本来就完全有把握能救活,这是他平时的拿手好戏,估计在山东时救治吃了真的金丹而导致中毒的弟子或施主不是一例两例。这对丘处机的形象,也是大大不利啊。

    既是电影,免不了要加点佐料,编剧虚构了一个青楼女子去阿富汗寻找自己花剌子模丈夫的事,这个女的简直非常神奇,他丈夫能在成吉思汗军营里切下一截手指来万里迢迢带给她想跟她见一面,而她能够孤身一人买下一个旅馆来扮成旅馆老板娘,又能在新疆招来穆斯林军队,居然在蒙古卫队长耿乐眼皮子底下混进丘处机团队,随意接近成吉思汗,又在俘虏营里找到自己丈夫,这部电影里,所有的人都是残酷现实面前的失败者,唯独这个女的上天入地神奇无比,万事能成。这把佐料,加的不怎么样,还是很拙劣的。

    演员方面,赵有亮演的丘处机,老艺术家了,没什么问题,但是不算成功,因为受制于剧本,这个人到底是神仙,还是穿越到九百年前的地下党员,还是神经不正常的老骗子,还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弄了一个四不像,甚至连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都保不住,会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会失态的在大汗的帐门前喊叫。

    余少群演的赵道安,本来是一大亮点,我看这个排片很少、评分较低(5点几分)的片子就是冲了余少群去的,但他却也是吃了剧本的大亏,这个角色的神经也不正常。成吉思汗派人来请丘处机,他竟然拒不通禀,一句“我师父年纪大了,不去,你请回吧”挡得很彻底,这不找死吗?然后他拦住丘处机一行去路,大杀大砍,害得丘处机为保护他中了一箭(丘处机的武功就这么高),也是找死。接着他在夜里对着床上睡着的蒙古队长就是一剑,这一剑,可以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道教的形象,丘处机口口声声止杀,坚决反对蒙古人杀别族人,但是他最心爱的弟子杀蒙古人,他倒不管。呼唤道教的明贤出来呼吁天下全真弟子抵制《止杀令》,勒令导演道歉!自我炒作的道教青年英俊,你们在哪里?明贤在等待你们结为宗教原教旨邪恶同盟!

    演员最大亮点,是成吉思汗。扮演者涂们,我不认识。他简直是为演成吉思汗而来,跟中学历史课本上那幅著名的成吉思汗肖像像极了。而且他的演技无可挑剔,哪怕他十分温和,也能感到他确实就是那个人类历史上杀人最多的狂魔,他每每沉吟着要说一句话之前,我都有隐隐的战栗,胆战心惊。(此人是鄂温克族,央视张大胡子版的《笑傲江湖》的左冷禅,电视剧成吉思汗的主演。)

    耿乐演去接丘处机的蒙古兵队长。《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是大帅哥,却只是不起眼的配角,而后还疯了。现在则贴了胡子戴了头盔,星光渐无,演的角色就是个大龙套,而且多次被人打得昏死,完全不像能够承担重任的样子。

    总之,在这部电影里,几乎每个人都是失败者,都不是英雄。耿乐多次被打得昏迷。余少群阻师失败,劫师失败,刺杀失败,次次失败,最后中途死在雪洞里。成吉思汗纵横万里,攻不下一个巴斯黑城,黯然撤兵。丘处机挡不了几支箭就受了伤,又不能教成吉思汗长寿之道,承认自己什么也不会,见面之后两年铁木真就死了。(我猜测历史上的丘处机是故意不教养生之术,让成吉思汗早点死。)

    电影频道的问题,在于主题过于正确。丘处机成了正义的化身,成了CCTV的化身,不分场合,不问情由,一味强调天不杀生,正确得不该活在这个地球上,正确得使人浑身难过。天如果真的不杀生,为何会有唐山地震、汶川地震?为何会有冰雹在广东砸死九个人?平时电影频道拍的那些电视电影,尤其是水浒系列,部部叫人看得头疼,看得不想活了。《止杀令》没那么厉害,但到底还是染上了这股病。
  • 头像
    言炎
    纵观这部电影,拿着“不杀”这个词使劲咬牙,丘处机形象吃奶劲地让成吉思汗别杀人了。这其实也是学院派们的单向思维模式造成的。有着浓厚学院派教育气息的人,往往非此即彼,不是杀,就是不杀。难道没有一种杀与不杀之间的中间地带,或者说,矛盾地带?
         肯定是有的。不杀,不一定好。杀,也不一定坏。冉平老师一门心思的通过电影宣扬“不杀”,则与央视新闻联播一门心思地报道底层党员干部的清正廉洁事迹有了异曲同工之妙——不起正作用,反而呈现出巨大的假装来。于文艺性一面上讲,这个“不杀”的主题则粗浅无趣了,流为一种很严重的教条与口号。整部电影作品,并未给影迷呈现“杀”到底有多坏,相反,却给我们带来了“不杀”的絮絮叨叨。这便造成“杀”与“不杀”之间,影迷的审美感受中,更倾向于“杀”的痛快。这虽然不是编剧制造故事的时候有意为之,却是努力接近效颦好莱坞故事所造成的。
        真个以“杀”的名义来印证“不杀”的正确性的话,或许会得到与初衷一致的效果。在这一点上,韩国的很多电影,都值得借鉴——他们不喊“不杀”的口号,只用杀戮来展示人性的残忍,从而引导向“不杀”。千万别在电影中喊口号。
  • 头像
    方聿南
    自电影诞生起,就向两个方向发展。一派电影人研究怎么使电影好看、吸引人、有张力,将观众目不转睛牢牢钉在座位上,另一派则钻研怎么使电影乏味、无趣、荒唐弱智,使观众看的随时要睡觉或起身或破口大骂。百多年来,前一派有无数著述,教授电影人如何达成该领域的成就,而后一派的理论却极少诉诸文字,好奇心只能从影像本身得到满足,譬如这部《止杀令》,便是极好的教材,有志于拍烂片的电影人,可从精彩的例证中,收获宝贵的秘诀。

    秘诀之一唤作廉价惊奇。小学习作课上教,讲故事要一波三折,但不是光出人意料就行,还得符合前因后果,即所谓的情理之中。《止杀令》顾了前一条,对后一条视若无睹,丘处机神出鬼没挡箭中箭,盗贼首领听得大名瞬时归心,雪山采莲坠入洞穴,喝“仙丹”风波……观众刚张大了嘴惊讶,随即就笑出了声,或是哑然失笑了,这是烂片导演喜闻乐见的场面。华语大片十余载,“雷人台词”成了影评风尚,但光有台词雷人,只能算初级拙劣,在前后情节仍有逻辑性的前提下,一句不合时宜的台词才叫人大跌眼镜;比之别扭百倍的是整个段落的逻辑崩溃,角色还要故作严肃,认真演绎,这是高级拙劣,只满足于炮制雷人台词的导演,当以此自勉。

    秘诀之二是矛盾涣散,重心失衡。丘处机一行三万五千里长征,勉强算是公路片模式,经纬辽远,景致多样,但毕竟不能拍成国家地理或《lonely planet》,于是契丹客栈里盗贼来袭,峭壁山谷间马匪设伏,雪山怒川中与大自然搏斗,层层叠叠的危机连番上演着,也大量展现了丘处机的修道境界,却惟独与“止杀”的主题像两条平行线,到了蒙古大营后才扭曲交集。即便“止杀”展开,还要将契丹女复仇进行到底,仍是矛盾不够,惊险来凑。早两年广遭负评的《关云长》也是这毛病,关羽和曹操各说各话,对手戏全无张力,主题暧昧,叙事没有重点,过关斩将的厮杀游离于主要矛盾之外,比几十年前的主旋律战争片还断裂,好歹开国元勋们“说一会,打一会”是同一码事呢。

    捉襟见肘本算不得什么秘诀,所有低成本电影的共同难处,但把手头之紧向观众展示的一清二楚,顿成上乘秘诀。以全片最具派头的攻城为例,攻方阵型严整,守方城墙耸立,几个鸟瞰镜头下来,剑拔弩张的颇有气势,一旦真动起手来,却只见投石和城墙如游戏动画般的亲密接触,以及墙头上几个小兵爬了一阵,卖艺般过了两招。也许有人要诋毁导演拍烂片的能力,说这是写意处理,但写意和简陋并不难区别,看看《惊情四百年》开头的写意战争,再不行,看看早几年港产武侠剧如何处理两军交锋,况且《止杀令》这一场打了数分钟,即便是长空无名比剑也绷不出这么持久的意境。时下电影宣发热衷吹嘘成本,动辄投资数亿,大家都被惯的迷迷糊糊,本片对此锦上添花,大伙见宣传8000万的效果如此不堪,以后自然非得听得两三亿才觉靠谱了。

    缺少分寸感是拍烂片的必备素质,既然有捉襟见肘处,当然少不了用力过猛时。影片中配乐无处不在,时而温婉煽情,时而慷慨壮烈,时而又是高亢的女声伴随着直冲云霄的镜头做“人性升华”状,几乎没有一时半会停歇,影厅外的观众会以为放的是一出《悲惨世界》般的音乐剧。早几年《风云2》也有这个配乐太“宏大”的特点,但该片动作密集、台词稀疏,使人一定程度上忽略音乐茁壮的表现欲,《止杀令》场面寥寥,通篇都在诉恩说怨和传道授业,公式化又不搭调的音乐便格外恼人。走火入魔的还有镜头,一场简单的两人对话,非要镜头环绕,制造出无中生有的压迫感,不过也难怪,视觉效果已经够粗糙了,再不炫技一番,观众还以为这是某个电视剧剪辑出来的呢。

    《止杀令》作为烂片教材,最得天独厚的优势还是来自题材。“世外高人”是影视作品中相对固定的一类形象,通常担任配角,寡言少语,高深莫测,只要关键时刻说几句似是而非的台词点化人心即可,我国大侠遇见的隐居高手、西方《黑客帝国》里的先知,无不如此。但要让高人上升为主角长篇大论、喜怒哀乐、情感喷涌,就不免让编剧抓耳挠腮,既要高大全,又要凡人化,太吃力不讨好。早几年《墨攻》遭遇过同样困境,好在墨家的“超限战”是个非常形而下的概念,之后《孔子》缺了这实用现行,就拍的清汤寡水,到了《止杀令》,理论彻底联系不了实际,只能在“杀不杀”、“埋不埋”、“救不救”之类无关宏旨处徘徊。丘处机台词庞杂,将道家理念一一道来,不乏清心悦耳的词句,但似是作为“道家文化大观”独立存在,动摇成吉思汗杀心的,是另一套世心人情。片尾字幕讲丘处机与成吉思汗是“历史性会面”,越看越像是导演自嘲。

    文/方聿南
  • 头像
    ·湮灭
    道教作为炎黄子孙的本土信仰,源远流长。自上古伊始,神仙方术融合了诸子百家尤其是儒家、墨家、易学和阴阳的精髓而衍生出道教。它的根本是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上善若水、柔弱不争,自然无为、济世安贫。其宗义接近佛家的度世人之苦解世人之厄,尚积极乐观之精神,于修身治国皆有大益。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中国根坻全在道教。而“止杀令”讲述的正是道士丘处机一言止成吉思汗西征杀戮的历史。
    我觉得这个场景令我十分有感触:丘处机求雨,风起雨落,落在众人脸上的是雨,落在丘处机掌中的是血。水是生命之源,如同血是肉身的根本。世人眼中水只是水,在丘处机的眼中水就是血。有水才有血行于躯,这就是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用这种简单明了的对比方式来阐述艰深的道法让人拍案叫绝!
    其中这个第二段:西行跋涉。丘处机带弟子赵道安随刘仲禄西行,一路上有旖旎风光,有满目疮痍,有艰难险阻,有危机重重,但无论何时何地,丘处机不忘弘扬道法,或实践或劝诫。影片或直接或间接,处处体现道法,层层推进,展现主题。它此时要说服的不是成吉思汗,是观众。这段是重头戏。其实真正劝说成吉思汗的戏只有三分之一,前面的这些全是铺垫。这个过程很重要。它通过丘处机的言行体现了道教精神,让观众进入到道教的世界,看明白了,也就明白了最后成吉思汗为什么会被劝服,一切都是道法自然。看不明白,那套用影片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无所畏惧才是无可救药。这样的情节铺设,都不能让你有敬畏之心,悲悯之心,那么你也就无可救药了。 这一段精彩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文戏武戏,处处可点。还有第三段:一言止杀。丘处机历经三万五千里的路程,终于见到成吉思汗,丘处机坦言没有长生之药,只有养生之道。成吉思汗感佩其诚实,留他住下论道。丘处机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抓住一切机会劝说成吉思汗止杀,彰显道法,最终令成吉思汗班师东还。这一段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个地方。一是丘处机以水配合草药治疗瘟疫。他以水为喻,言道水乃上天(长生天)最大恩赐,不应辜负水的善意,而上善若水。二是我前面提到丘处机退虎的伏笔,与这里成吉思汗遇野猪化险为夷遥相呼应。丘处机抓住野猪未伤害落单的成吉思汗这个机会,示意上天好生恶杀,上天保佑他,他也应该顺应天意止杀戮。
    虽然这部电影票房不高,但是我认为却很有看的价值。
本网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即时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1-2024  合作邮箱:ystousu@gmail.com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