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剧情片  »  狂舞派

狂舞派  The Way We Dance

2人已评分
很棒
7.0

主演:颜卓灵蔡瀚亿杨乐文范颖儿Tommy"Guns"Ly黄贯中

类型:剧情导演:黄修平 状态:正片 年份:2013 地区:中国香港 语言:粤语 / 英语 豆瓣:0.0分热度:44 ℃ 时间:2024-06-11 15:26:02

简介:详情阿花(颜卓灵 饰)从小就展现出了过人的舞蹈天赋,长大后,怀揣着对舞蹈的一腔热情与热血,阿花加入了大学舞蹈队BombA队长戴夫(杨乐文 饰)十分看好阿花的才能,两人相约挑战在舞蹈界称霸一时的Rooftoppers。没想到,...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阿花(颜卓灵 饰)从小就展现出了过人的舞蹈天赋,长大后,怀揣着对舞蹈的一腔热情与热血,阿花加入了大学舞蹈队BombA队长戴夫(杨乐文 饰)十分看好阿花的才能,两人相约挑战在舞蹈界称霸一时的Rooftoppers。没想到,这一举动却让阿花遭遇到了一生中最巨大的失败和挫折。
  • 头像
    Dorothy
      到底什麼是本土電影,在《狂舞派》身上可以看到社會大眾對一些議題的投射。有些人認為本土電影是純香港製造,只要不是合拍片就可以。有些人則認為要回應香港目前的社會環境才可稱得到本土。對於「本土」一詞,在這部電影上映後引起了一番的討論,也值得思考。而對於香港電影也同時出現了合拍片與純港片之爭。過去十年,多數的影人北上發展,香港電影進入艱難時期,同時觀眾也對於合拍片產生消化不良。於是,近年又興起純港片的復興,所謂復興是多了觀眾願意付費入戲院。《低俗喜劇》、《寒戰》的票房都收得不錯,但港片不能永遠靠擅長的片種生存,同時電影都需要有深度與質素。開發新的類型片,讓新導演、新演員上位是很重要的事情,特別是在合拍片的潮流下香港女演員似乎沒有多少個能跑出。

      《狂舞派》是一個嘗試、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熱血故事、也是一個奇蹟。有無數的文化人與影評人在社交網絡上宣傳這部電影,全城一致好評。原因,無它的,就是它跳出了青春與活力。的確,近年的香港電影都少見這種全由年青人擔當的電影,每一個演員更不是什麼經驗豐富的,女主角顏卓靈所參演的作品也不多,同時也是第一次擔當主角。他們的演出未必是專業,未必沒有瑕疵,但他們有的是青春,青春就是要有夢想,肯嘗試失敗,在成人的目光與嘲笑下,他們有的是要衝破框框的志氣。

      我們都知道夢想與現實是兩回事,當走出社會,發現與自己所想的會有出入,有人會放棄,有怨言,但無論戲裡戲外有的是跌倒再爬上來。導演黃修平的作品,無論是短片作還是前作,都給人一種未成熟與處境劇式的風格。當這樣一個沒太多人認識的導演拍出這樣的作品時,的確是奇蹟,票房也即將進貢四百萬。《狂舞派》的夢想或者看起來是不切實際、是逃避、是互相指責的,叙事上是有缺陷的,但起碼能完整把故事說好。在如此的港片市道下,能有這樣的一部正能量電影鼓勵人心,在炎炎夏日把青春揮霍,來得合時。

      講到舞蹈題材的電影,過往香港不是沒有,有邱禮濤執導的《給他們一個機會》也有紀錄片作品紀錄著一群跳街舞的青年人。但要講到青春熱血的暫時只有《狂舞派》可以做到,它所代表的不只是舞蹈的本質,而是追夢的本質。有人堅持要耍太極,玩一門別人都取笑的項目,有人堅持跳舞,沒有舞蹈就會迷失。以「武」入舞,而「舞」入武。把兩種運動連繫在一起,學懂剛柔並用,學懂專注的態度。

      而戲中最突出的是莫過於把街頭文化帶到當中,例如是跳躍的危險動作、塗鴉文化,當然少了不街舞。現實的問題是不少人都認為街舞是「爛仔」所為,誤解太多。甚至最真實的是在理工大學裡的舞蹈學會也沒有認受性,導演與監制看到了校內的這一個畫面,萌生了劇本的原型。這部電影的誕生更不容易,用了三年時間挑選舞者,再到各電影投資會融資,終遇上伯樂。故此,黃修平的確去得很盡,他的導技是有限的,但可看到他的努力。

      同時,在舞蹈方面運用的元素可謂是多元化,未必如坊間文化中心的國際級舞團般絢麗,但在編舞上與太極的指導上卻是認真,有創新與肯嘗試之處,拍出來效果稱不上是完美,但有節奏。

      不想替這部電影說太多好話,的確缺陷的地方也不少,對大學生活的描述也過於縮短,對位不夠全面。但整體來說,舞者能夠發揮所長,再加上額外添加上去的小清新情懷與浪子回頭情節,這片還是有故事的。運動使年輕人找到目標,這樣說好像很主旋律,但也是正確的導向。至少,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總比無所事事好。至於戲中的女角顏卓靈飾演的阿花,活潑可愛,一臉的天真與傻氣,相當討好。這部電影到頭來為香港帶來了什麼,或者不重要,當看到台灣的小清新愛情電影、一眾賣著青春的電影在市場成功俘虜人心時。香港這邊也放手一搏,正如影片一樣,盡了努力就可以問心無愧。

      在電影的宣傳句字中很強調這一句,「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夢想,其實你與我都可以擁有。

    文/Dorothy
  • 头像
    木卫二

    《狂舞派》是部什么电影?恐怕到现在为止,绝大多数内地观众都一无所知。导演黄修平、主演颜卓灵,估计也从未听闻。它的片名会让人想到“派”系列的电影,像《美国派》、《少年派》、《青春派》。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可以知道,这是一部讲述跳舞(街舞)的电影。然而,《狂舞派》不是正统的歌舞片,与其说它是一部街舞电影,不如直接挑明——它是一套如假包换的青春励志片。nn以往的华语电影并非没有歌舞片,陈可辛尝试过《如果·爱》,郭富城还跳过啪啦啪啦樱之花,《跳出去》之类的山寨街舞电影也不少见。不过,《狂舞派》显然跟它们完全不同,甚至于,它在香港电影的范畴内也会变得无法归类。以前的香港电影没有这种青春片,多的却是残酷青春,打打杀杀。台湾电影盛产此类题材,但是经常拍得不痛不痒软绵绵。《狂舞派》诞生于香港电影工业,却远离了本土偏长的优势类型片,另辟蹊径。nn周星驰曾以咏春棍法打台球,用少林功夫踢足球,志在娱乐搞笑。《狂舞派》也有太极加街舞的设定,初听会觉得胡搞乱来。直到结尾高潮处,这两条分开的线索才合二为一。但是,《狂舞派》的最大看点不在传统武术与新潮人类的结合本身,而是那一腔青春热血,积极正面、励志感人。即便有人质疑说,颜卓灵好像也不是舞技超群——鉴于她有主角光环,撇开不说。反派Rooftoppers组合的街舞水平却是实打实的,及至最后比赛,电影在形式包装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拐杖、手指舞投影等元素的加入会让观众惊到:原来街舞还可以这样表现,不再是印象中的满地打滚,嘻哈摇摆机械。nn影片以阿花(颜卓灵饰演)爱跳舞为引,不想加入街舞社团后被队友嘲笑,受挫后愤然退出。经过一系列波折,她意识到自己最爱的东西还是跳舞,她的梦想只有跳舞。除了开场豆腐店,在表现舞蹈场面上,《狂舞派》没有采用传统的表现手法,用以制造主人公的主观想象或者是身手不凡。电影很好地把舞蹈融入到故事场景当中,无论校园还是天台。尤其是以浪漫制胜的红气球双人舞,这一段舞蹈会让人想到杜琪峰的《柔道龙虎榜》,在随处可见的街角处上演奇招。黄修平甚至用有难度的长镜头去表现跳舞,而不是依赖老式的特写镜头跟剪辑冲击强调,相当有味。nn舞蹈以外,《狂舞派》也足够好笑,太极柒良的存在简直是个活宝。有众多圈内明星直言,这名冷面笑匠让人想到了出道时候的周星驰,古怪、贱格又好玩。柒良的戏令人笑足大半场,无论追女仔、带小弟还是亲自上场打太极,他都是整部电影的瑰宝。nn不过,倘若只有这些,《狂舞派》恐怕还不足以拥有目前的好口碑。电影还借一条支线说:不要嘲笑我们的梦。这个梦是Rooftoppers队长的意外礼物,更是Rebecca带给阿花的最大触动。当初,她嘲笑着别人的梦想,不留情面。而在自己被人嘲笑时,她却不爽又不服。很多时候,脱口而出者不知道言语轻佻,年轻气盛的也不知道自身行为糟糕,恶意满满却不自知。身边周围,太多人等着别人告诉他们答案,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这些不擅长找答案的人,甚至会嘲笑那些寻找答案的。青春有梦,如果知道自己要什么又能够坚持下去,那么,它们必须经得起别人的奚落、讽刺和嘲笑。怕就怕,你忘掉了自己也曾有梦。直到《狂舞派》道出这一点,我方才觉得,这是一部够赞的电影,对得起所有的美誉和好评。nn如此积极向上的简单道理,却很少有华语电影来告诉我们。它们要么浮躁,要么拜金,要么自我沉溺,痴迷于制造虚假的中国梦。拍电影的人有没有真心想讲的东西,明白人不难获知。这部电影当然有缺点,一眼可见。只是和它的优点相比,瑕疵可以忽略不提。毕竟,如果你是带着挑刺的心理看电影,那么,没有一部电影能够避免诋毁。《狂舞派》只是用有趣的故事和好玩的形式来定义青春,重提梦想,为普通人书写记录,热情狂舞。光是这些,它就已经值得一推再推。【南都周刊】

  • 头像
    木卫二

    始于豆腐店、终于夜店,单这么说,恐怕很难想象《狂舞派》是部什么样的电影。《狂舞派》是一部香港电影,但看起来,它又不太像香港电影。它走了类型片的道路,却不是过去香港电影擅长的那些类型。由于传递积极向上的拼搏精神,同时喊出了追梦口号,《狂舞派》慢慢积累影响,最终获得众多香港电影人的真情推荐。 n   n片中有篇幅不小的大学校园生活,从社团活动覆盖到街坊公益表演以及惩教署。虽是青春题材,表现年轻群体,电影里头没有黄赌毒,也没有强大的社会压力及城市空间的压迫,放在香港的青春电影题材里面,这样的内容编排都是极其罕见的。绝大多数时候,标志性的香港街道在《狂舞派》里都没有出现,而街舞比赛绕不开斗舞,这种为了争夺街头地盘的竞争形式,既是电影的最大冲突所在,又与二十年前拿刀抢地盘的古惑仔们形成了有趣对照。 n   n从阿花不愿继续做豆腐,就可见《狂舞派》是一部想打破传统的电影。电影首先安排了一场传统歌舞片的拍摄,所有人在店内起舞。但自此以后,《狂舞派》就不再采用这样的做法,而是有Rooftoppers的直观展示,有幽默风趣的生活化处理,也有男女主人公在街头的舞步互动(该段落也是电影的华彩时刻),更有传统太极加现代街舞的潮流混搭。 n  n阿花宣称自己做梦在跳舞,醒来也想跳舞,但一心想跳舞的她,显然没有处理好跳舞与生活的关系融合。柒良的出现,引导阿花走向了某种和谐,同时也失手制造了一次危机,又最终完成帮助。《狂舞派》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派,相反,无论外部竞争对手Rooftoppers老大还是内部竞争对手Rebecca,他们都给阿花带来了触动。被嘲笑的阿花,原来年少也曾毒舌。自以为可以付出一切的跳舞激情,面对Rooftoppers老大,发现自己把激情想得太过简单。原来责人易,非己难。阿花高看了自己的梦想,又低看了别人的梦想。 n   n所以,《狂舞派》其实是一部很正的电影,手法比较正,价值观也很正,同时还很年轻。这是一部稀释香港影像记忆的香港电影,你看不到什么过火场面,却会被那些货真价实的舞蹈编排所打动(即便它们会稍显稚嫩)。饰演柒良的蔡瀚亿也有过人的喜剧天分,更不用说表现出可塑性和多面才艺的颜卓灵。面对那些迂腐陈旧、声名破产的合拍港片,面对这么一部闻所未闻的青春电影。如果必须二选一,我必然选择《狂舞派》,因为它有不一样的香港味道,而不是腐败变质的糟糕味道。【南方都市报】

  • 头像
    一只麦麦
    讲述者阿牙:本名周任勋,舞龄20年,中国首位世界街舞大赛冠军。2010年,阿牙与其搭档冰冰远赴巴黎参加Juste Debout世界街舞大赛,一路过关斩将,最终以绝对优势获得Locking组冠军。现任广州著名舞团Speed Crew的副团长及艺术总监。

    《狂舞派》:街舞是一种朴素的信仰
    采访/撰文:何小沁

    我很荣幸以嘉宾身份参加了《狂舞派》在广州的首映活动。片中好几个dancer都是我的朋友,其他主演我们圈内也都知道,是香港地区跳街舞的佼佼者。导演很有才华,能领会当代年轻人的想法,并且把这个故事以诙谐好玩的方式讲了出来。他们还问我要不要参演第二部,让我把资料发过去呢。

    要我说呢,这部电影叙事有创意,练舞有诚意,不过舞蹈编排没给我太大惊喜。太极和街舞两个元素的拼凑有些生硬,没有从内在进行融合。美国电影《舞出我人生》是芭蕾和街舞混搭,也存在生硬的毛病,但是人家的编舞是世界顶级的。《街舞派》里的太极只起到了视觉和搞笑上的作用,没深入到文化层面。比如太极讲究以柔克刚,它的肌肉振动、发力方法跟popping很像,但是男主角教女主角没教这个,只是教怎么摆动作,让人遗憾。再比如跑酷为什么可以和街舞结合呢?跑酷跟古代的猴拳挺像,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都要借力撑上去。在街舞范畴里比较接近breaking,都是要脱离地心引力飞出去那样。

    看完电影我想起自己参加街舞大赛的经历。《狂舞派》女主角说,“我每天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想跳舞。”我也差不多。我跳了20年舞,从十多岁起就开始关注Juste Debout比赛,梦想着有一天能在那个舞台上出现,就满足了。我的拍档叫冰冰,和我一样大,已经是一个男孩的父亲,我们两个一起磨合了整整10年。

    2010年,我们终于搞定了申请了四五年的手续,以中国赛区冠军身份,第一次去欧洲参加比赛,形式是2对2即兴斗舞。开赛前一小时,我们才知道第一场就要跟最强的日本选手对抗,他们已经连续获得三年冠军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使出十年来的功夫,拿下了这场比赛。之后对芬兰、俄罗斯,最后一场对东道主法国。伴奏来自现场DJ,是60年代美国的funk音乐,有很强的节奏跳跃。我们一点也不紧张,完全是放开的状态,跟着节拍淋漓尽致地表现自己,我还即兴加入一些弹吉他之类的有趣动作。最终判决是五个评委上台,拿着红蓝两面旗子,三二一大家一起举。结果四个人举了红旗,一个人举红蓝两个,红旗代表我们,我们赢了。我和冰冰当时就喜极而泣,台下留学生扔上来一面国旗,我们俩把国旗高高举了起来。中国人也可以把街舞跳得很好的!

    在现场斗舞和看电影里的斗舞完全是不同的感觉,就好像在现场和在电视上看足球赛。《狂舞派》的经过剪辑和一些技术处理,看不出真实水平。现场的氛围比电影里激烈多了,但很少有导演能把真实的情境表现出来。电影《霹雳舞》给过我很大影响,我认为最好的舞蹈片是《雨中曲》,迈克尔·杰克逊跳飞起来都不如它。舞跳上十多年以后,就不再是动作技巧的问题了,而是创意和感悟,艺术来源于生活。比如你要表达环保,就可以弯腰擦掉一口痰,然后几个舞者传递,最终塞回吐痰者的衣服里。这样的舞蹈才是超越常规动作、有意义的。

    《狂舞派》总体还是很阳光活泼的,但现实生活里舞者并没那么光鲜。我今年32岁了,老婆怀了孕,买房要还贷,压力也很大。下午开始上课,晚上十点到家,带着给老婆的盒饭。有时候跳舞也会受伤,最严重的时候膝盖粉碎性骨折。跳街舞的也不光是表面上的新潮叛逆,汶川地震后我们编排了个地震主题的舞蹈义演来筹款,还在广州为智障儿童慰问演出。街舞在中国还是小众文化,就算你拿了世界冠军,回来还是没什么分别。想跳舞,先得保住公司,要是公司垮了,那还跳什么呀。

    但好在,街舞成了我的职业,现在我终于可以挺直腰板说“我要跳舞跳到死”了,就像电影里那些人一样。我是Speed Crew舞团的创办者之一,后来成立了公司。团里现在有五六十名成员,招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都是厉害的舞者,大家坐在一起就聊街舞,像一种宗教信仰。加上行政人员能超过一百人,算是广州地区最大的舞团了。现在我们主要有培训、演艺和承办比赛三块业务,有五家街舞学校,一个好的老师月收入三四万没问题,可以养得起一个家。我从没后悔爱上街舞,尽管付出过很多,但也给了我足够的回报。感谢街舞。

    -----------------------------------------------------------------------------

    PS:当年Juste Debout比赛的视频,阿牙冰冰牛逼!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4MTAxMzUy.html
  • 头像
    田中小百合
    「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每個人於青春期的成長中總會遇到過挫折,《狂舞派》的故事說穿了其實非常之簡單,舞隊BombA各成員(包括主角阿花)經歷重重波折才站上的舞林大會舞臺,是對死敵Rooftoppers挑戰的擂臺,也是實現他們人生夢想/理想的地方,其跟Rooftoppers對決的勝負結果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他們真正戰勝的是他們自己,讓青春留下無悔時刻。導演黃修平難得能掌控到影片的節奏,和傳達出剛柔并濟的雙重感染力,如電影hip hop街舞跟太極的共存,它既可淋漓盡致地展現年輕人的激情活力,亦在細節處淡淡流露出他的一份本土情懷;它既有強烈的掙扎、對抗劇情不斷地發生,但又在這劇情的鋪陳下令「感動」自然地水到渠成。當你心藏著夢想,就算是身體有傷殘,表面柔弱得不堪一擊,也可能令到奇蹟會出現,造就鋼鐵人也難以完成的創舉。

    《狂舞派》起用了很多非職業演員參演,你所見的舞者絕大多數是現實生活裡真正的舞者,他們憑藉自己的實力令觀眾感受到一份「專業性」,並以賣力的演出切合宣傳口號裡面「盡」字的表層之意。劇中Rooftoppers沒有吊「威也」就做出高難度動作的首次亮相,既驚艷了觀眾,亦借那場帶快感的帽子爭奪戲,預示出舞壇「班霸」都會輪流坐莊的可能性。他們的對手——BombA在前一段的「秀」,雖還不如AKB48的舞蹈養眼,然峰回路轉處,正是發生於女主角看完Rooftoppers的表演而準備推著輪椅回家時,被他們截停的一幕。

    這幕中飾演阿花的顏卓靈,確實以回答Rooftoppers隊長Stormy的提問,感動了不少人(假若顏卓靈能獲得影后提名,頒獎禮播放的入圍片段一定是要選這段)。可你再細味阿花的回答,和之後Stormy的提醒,便知道她以前縱然滿是熱情,卻有時走錯路。為了夢想,除能去到幾盡之外,還需要運用智慧,不只是死靠一股盲力。BombA在舞林大會的演出,就是結合了他們的創意與努力,而「手影」的一Part,更象徵著各成員跟恐懼搏鬥時曾有的跌倒或受挫。BombA的高潮一舞,帶著以柔制剛的意思在內,如果Rooftoppers是幫派式的一刀劈過來,那麼BombA即用太極陰陽結合的精髓,「化」解了那一刀的硬勢。

    影片沒有傳統「忠」、「奸」形象鮮明的人物出現,儘管BombA一直在跟Rooftoppers相鬥,後者也成為一個「引路人」的角色,令阿花開竅,令BombA受到成長的激勵;萬人迷隊長Dave的女友,即使前段讓觀眾感覺她「面目可憎」,後段也被「還原」成一個普通人,如你如我,有犯錯的時候,也有能為實現自己「演藝」的夢想,去到很盡的時候。太極的其中之精髓,在於以寬大的胸襟和寬容的態度去接納不同的人事地物,不管是黑社會、MK仔,你再排斥的人,都其實有他可愛的一面、有他感動到你的一面。

    《狂舞派》一點一滴滲透著的香港情懷,並不像同期上映的《激戰》那般,硬要時時刻刻地提醒你這部電影是在澳門拍的、澳門拍的、澳門拍的、澳門拍的……它以太極和hip hop街舞,隱喻著香港這地方的中西交融、混亂但有趣,然其所俱的實力,和周邊發展迅猛的地區相比,顯然如BombA和Rooftoppers的差距。香港從前能在很多方面突圍而出,靠的仍是創意與努力的結合,既然硬碰硬的路走不通,它就要將自己仍有的長處(開放性、高效彈性、對外貿易、較完善的法制等),如阿花剩下安好的腳一樣,發揮到去最盡。

    在這年輕人難有出頭天的都市,你會覺得它活力已大不如前,電影、電視、音樂等文創產業顯露的疲態,就是最好的例證。因而《狂舞派》能備受追捧,很大程度在於香港觀眾終久渴逢甘露,令大家仿佛看到這都市仍是有它的青春、熱血、動感、感動,以及是最珍貴的希望。阿花身上所著的印有倫敦、英國國旗的衣服和腳上所穿的winged shoes,幾次都讓人回想起英殖民時代,她的最後一跳,彙聚了她「去盡」的努力成果,是夢想真正實現的時刻,也成為這都市,如像以前般再起飛與發展的一個很重要寓意。

    所謂凡事不能看得太絕對,《狂舞派》作為香港的非主流片種,都可創造奇蹟,誰能肯定采用「非一般」抗爭方式的「佔領中環」行動,就不可以取得成功?在1960年代,馬丁·路德·金博士為他的「夢」奉上了寶貴的生命,而到了現在大家要醒覺的時刻,香港人又能為自己的夢想、為自己城市的未來,去到幾盡呢?
本网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即时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1-2024  合作邮箱:ystousu@gmail.com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