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恐怖片  »  鬼来电

鬼来电  

351人已评分
很差
2.0

主演:柴崎幸堤真一吹石一惠岸谷五朗

类型:恐怖导演:三池崇史 状态:正片 年份:2003 地区:日本 语言:未录入 豆瓣:0.0分热度:19 ℃ 时间:2024-06-05 22:26:03

简介:详情手机里传来陌生的铃声,呼叫人竟是自己的名字,另一端传来不知所谓的留言内容,但那毫无疑问的是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鬼来电”悄悄在高校学生中蔓延开来,一旦接到鬼来电,必然在电话所预言的时间内悲惨死去。由美(柴咲コウ饰...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手机里传来陌生的铃声,呼叫人竟是自己的名字,另一端传来不知所谓的留言内容,但那毫无疑问的是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鬼来电”悄悄在高校学生中蔓延开来,一旦接到鬼来电,必然在电话所预言的时间内悲惨死去。由美(柴咲コウ饰)的好友阳子、研二、夏美先后惨死,由美有心挽救好友们的生命,却爱莫能助。 山下(堤真一饰)的妹妹早先亦死于这通电话,他企图帮助由美一起企图揭开真相,可很快,由美也收到了鬼来电…
  • 头像
    llkkin9

      不知道第几次看这部电影了,也许是因为之前下载了糟糕的字幕,而且网上的解说少之又少,所以一直有几个问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但这次重看基本上都搞懂了,剩下的问题我认为都是剧本本身的不足。由于这部电影历史悠久,所以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我们都是十分有缘。

    情节梳理

      第一点要梳理的是水沼家庭,真理惠是母亲,美美子是长女,菜菜子是幼女。电影前一大部分都显示出母亲有着"代理性佯病症",此病症会令人伤害自己的子女,然后再爱护他们,而在律子(山下的妹妹)的日记中发现了菜菜子经常受伤入院,所以令主角们都把矛头指向母亲。但后来在菜菜子中发现了录像带,影像是在水沼家中,姐姐一直向妹妹施暴,然后对妹妹说:我送你去医院,此情景被母亲发现,同时姐姐哮喘发作,母亲一怒之下带着妹妹去医院,离姐姐而去,姐姐亦离世。在这里我们可以得知有病的原来是姐姐。而在妹妹口中我们也可知道,姐姐每次施完暴后都会送一粒糖给妹妹。

      第二点要梳理的是灵异事件了:

      铃声来源:在山下探访菜菜子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知道该铃声的出处是菜菜子的玩具熊。而在录像带中,我们可以发现姐姐对妹妹施暴时,妹妹是抱着该玩具熊,然后母亲把姐姐推到在地上时,音乐就响了,有可能是刚好碰到。因此可以推测用这首铃声的原因是,姐姐死前正在播放的音乐。每逢此铃声响起都是美美子打来的

      传播途径:其实与一开始的传言差不多,是透过电话内的联络人找寻的,但要注意:只仅仅是从电话簿中寻找,并没有用死者的手机拨号。因为若果是用死者手机拨号,理论上,下一手会有其来电显示,由于死者收到的鬼来电全部都是显示自己的号码,所以肯定是美美子用妈妈的电话拨出的。而妈妈为何有律子电话,是因为后者是负责照顾菜菜子的护士。

      死者死后都在拨打号码?:在电视台找到夏美那一幕,由美第一次与山下对话,山下拿出了律子的手机(十分残旧),同时拿着已经死去的阳子的手机,指出两部电话都在两人遇难后拨去同一个号码。我们可以看到夏美断掉的手拿着手机,上面显示拨号"03522";而在研二死时,手机正被空气按下"0352..."。其实这就反映他们不是在寻找下一个受害者,因为拨打的都是一样的号码。而这个号码只是医院的电话!而打这个电话的原因很大机会是反映本文第二段,姐姐对妹妹说:我送你去医院。

      死者口中吐珠:这个应该人人都能理解,就是姐姐的本性,喜欢在施暴后送一粒糖给受害人。

    还有一些争议位,我个人理解如下:

      山下是否一早认识美美子?:在电影尾声,山下走进水沼家中用雾化吸入器帮助了美美子。有人说其实山下本来就认识美美子,我个人认为不是,因为山下与由美去了丘(用计算机看死人数据的宅男)的家,山下问了真理惠的地址,如果本来就认识,就没有问的必要了。

      最后由美在医院拿着刀的一幕如何理解?这关系到第二集,由美是把山下杀死了。在第二集中警长说由美没有被美美子附身,杀人是出于自由意志。我个人认为由美依然被附身,因为由美没有杀山下的任何理由,而且在山下去到由美家中,能在镜中看见由美确实被附身。

      到底杀人的是美美子还是李丽?我认为两个都有杀,但杀人的特征不同,美美子杀人后死者口中有糖,而李丽杀人后胃中有煤。个人觉得时间顺序如下:李丽是整个鬼来电的起源,接着一个受害人接着一个受害人,直到杀死了美美子,美美子亦变成厉鬼开始新一段杀人旅程(即本集)。

    但有几点还是未能理解:

    1. 最后由美在旧医院与那个真理惠的尸体是怎么回事,尸体突然又变成了由美母亲的外貌。

    2. 美美子杀人前会有预告声,就是使用雾化吸入器时的声音,除了让主角成了侦探,意义不明。

    漏洞

      最后,我发现电影中有漏洞位,就是由美独自进入旧医院后遇到一连串的灵异事件,其中一幕是被一只手捉住了脚,在挣扎时把一只鞋弄丢了,但几秒后逃跑后又穿着鞋子了。


      如果有不同意见分享,请随便提出,众人的力量才是推理出整部电影的关键。

  • 头像
    阿莫-珊珊
    小时候很容易害怕,怕天黑,怕牙医,怕糖果怪物。记得五六岁的时候,和爸爸一起看老版的《聊斋》,片头曲都把我吓的紧紧闭着眼睛拼命往爸爸怀里钻,美国的老恐怖片《青岛》更是把我吓得从始至终都没睁开过眼睛,一边捂住耳朵听着女主角连连惊怂直直的尖叫,一边浑身颤抖着想象剧情的进展。那时,恐怖片对我来说既可怕有有着极强的吸引力。慢慢的,人越长越大,胆子也越长越大了,近十年来再看恐怖片,极少有真正吓住我的,也很郁闷。

    毫无疑问,恐怖片还是日本拍的好一点,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那种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飘忽不定但时时刻刻缠绕着你的利鬼的确让人一直绷紧心弦,冷不丁的吓的你心脏猛地抽搐惊声尖叫。最初接触日本恐怖片是的确很有感觉,但看了几部之后部但不再害怕,反而觉得日本恐怖片主角配角的心理和行为有点匪矣所思。以日本恐怖片中比较经典的《午夜凶灵》、《咒怨》为例,里面所有人物的死亡情景都是看到恶鬼慢慢出现慢慢爬到面前慢慢被杀死,所有人都是被吓的半身不遂呲牙咧嘴面部表情极为扭曲就是不做任何抵抗尸体一样任鬼摆布束手就擒很乖的被杀死。有时那些鬼比较无聊,象《咒怨》中暗恋小山老师的女学生家长被丈夫杀死后变成鬼杀正好到他们家家访的小山老师那段,女鬼爬到被吓瘫过去的小山老师面前直勾勾的盯着他,足足盯了十几分钟,警察们都快从警局赶到现场了她还在盯着,小山老师也很配合的眼睛睁的贼大惊恐万分的和她对视。我都郁闷的不行了,你有什么可看的,一脚把那个浑身粘乎乎只会在地上很怪异的蠕动的怪物踢走赶快跑不就行了!真弱!终于那个怪物觉得无聊了,抓起小山把他拖走了,我叹了口气,这个笨蛋终于就这样死了,看下一个会不会勇敢些。

    我就是不理解,看起来那些鬼都挺弱的,行动缓慢只会扭来扭去,很费力的爬到你面前把你掐死,就是长的寒了点儿,人和它搏斗未必打不过它,那么多人死就没看到一个积极防御主动还击的,都特听话特乖巧的看着它慢慢蠕动过来杀了自己。同志们,人都是有求生存的本能的,难道日本人和正常人不一样都是废物?至少为了自己的生命反击一下吧!抓起桌子板凳案板之类一通猛砸,看它还怎么嚣张。即使打不过还可以跑的!日本鬼不像中国鬼们飞来飞去比超人还行动敏捷,那些鬼们的速度慢的连我看着都着急,杀个人几乎拼上老命爬半天都还没够着一动不动的日本鬼子们,你撒腿就跑它能追上你?这点美国人做的好多了,《惊声尖叫3》中有一段是贞子在电视中还没爬出来,在旁观看的美国黑姐打屏幕上的苍蝇,结果一拍子甩到贞子的脸上,贞子愣了一下,从电视里反手给了看电视的黑姐一耳光,黑姐就张牙舞爪朝电视扑去破口大骂抓着贞子的头发撕扯,旁边人好容易才把她脱开。贞子吃了亏,这次没从电视里爬出来。看来鬼也怕恶人啊!

    看《午夜凶灵》时我总有一种冲动,想,贞子要是爬到我面前,我肯定先把她的手绑起来拖到浴室去给它洗洗干净剪剪头发指甲再扑点粉遮遮脸上的伤口什么的,拉拉家常,看能不能化敌为友。毕竟生前不是坏人,只是死的太郁闷有气无处可发才乱杀人的,说不能开导开导还能感化她。

    不过去年还真有一部电影把我吓倒了,日文原名叫《着信》,译名叫《鬼来电》,他的可怕之处在于你能看到鬼是怎样在你面前很凶残很暴力很恐怖很怪异的把人杀死的,人们也都很努力的求生,甚至请高僧来做法,但被保护的人就在电视台直播现场和法师面前身体很诡异的扭曲,然后被肢解的七零八落铺散的满地都是。当时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几天都没有恢复。昨晚看了新拍的续集《鬼来电2》,就远远不如第一部经典了,有点像香港的鬼片,不过请了中国的演员,凭着点还值得一看。

    总的来说,在日本,你要是见了鬼,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大多数情况你比它强,只有日本人才会弱智的被杀。
  • 头像
    杜小记
            有人喜欢把《午夜凶铃》、《咒怨》和《鬼来电》作为日本恐怖电影的三大巅峰作,这三部片子我都看过,个人倾向于把《鬼来电》作为峰顶。《鬼来电》完全积聚了《午夜凶铃》和《咒怨》中关于恐怖情节的展开方式(细节的刻画、环境的渲染),并且在主题的恐怖程度上要更深一层。
            《午夜凶铃》和《咒怨》中的鬼是在世俗世界中受到很大冤屈、虐待的,所以他们死后都有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这种报复无论是针对曾经伤害过他们的人,还是对这个世界,总之这种报复行为的本身是能够引起我们的同情的。从而让我们对这种行为本身有某种认同感。但是《鬼来电》不一样,电影中的两个鬼基本都是生前没有受到伤害的。(母亲水沼麻里绘,可以说是因为自己对患有哮喘病的女儿的忽视,导致女儿美美子病发身亡,她生前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而美美子更是生前就是一个病态的人,她疯狂的折磨自己的妹妹奈奈子,片中她用刀割妹妹的手臂的场景非常血腥。)但是就是这些生前没有被伤害过的人却选择在死后报复世界,而那些被报复的人都是无辜的。我觉得,我们中国的文化中也有关于“因果报应”一说,那就是以前犯了大错,要为这个错误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我的价值观所能接收的。当一个人没有犯任何错,却要承担无辜的惩罚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恐怖。这一种恐怖就如同美美子一样,是一种病态的。
            《鬼来电》这部电影中,有一种强烈的宿命感——注定的死亡是逃脱不了的,唯有绝望地等待这种结局的到来。电影中不断地提示时间,这其实就是生命的倒计时。洋子最先收到电话,其实当时洋子和由美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厕所的门突然关上)。但是之后剧情舒缓了一些,当洋子走在路上打电话给由美的时候,当一串火车响声从电话穿透由美的耳朵的时候,当由美看到时钟指向电话留言的时间的时候,死亡就不可避免。洋子如电话留言中一样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被撕碎在疾驰的火车中。由美已经发现了这种诡异的事情的必然性,当他跟研一谈到这个奇怪的事情时,研一不太相信,但是他的表情显示他非常害怕。电梯旁,研一被鬼扯入电梯通道,摔死在底层。时间一分不差,连死者最后说的话,都跟电话留言里面的一样。下一个对象就是夏美了。夏美知道自己不可避免,但是对于死亡的那种极度恐惧的心理让她不知不觉寻求他人的帮助(电视台工作人员和道场的法师),就在电视荧幕前,就在法师施法的现场,夏美的身体被女鬼撕扯。由美就在旁边,山下就在旁边,电视画面紧盯着这一幕,没有任何的办法营救。唯有看着夏美被分尸。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无助。(《咒怨》和《午夜凶铃》反映的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无助,而这部片子反映的则是人们团结起来也是一样的无济于事。)这种彻底的绝望给人心灵上极度的压抑。最后就是由美了,由美在旧医院里面死里逃生,终于逃出了女鬼水沼麻里绘的摧残,得到了原谅。并且时间已经过了手机提示的死亡时间。她和山下安全地坐在警察旁边,似乎一切都要归于宁静了,由美在家中舒适的洗澡,出来后整理自己的头发。山下来敲门,由美走到门前,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但是山下却在重复一个声音。由美看了一下钟,时间居然倒退到手机提示的死亡时间。她吓住了,必须要通过自己最害怕的门孔看门外的人。果然是披头的女鬼。由美还是在规定的时间死去了。这其实就是日本人心中挣脱不了的宿命意识——该来的是逃不了的。
            我个人觉得比较恐怖的情节就是由美一个人跑到荒废的医院里面。这也会让我想到日本电影剧情很难想通的部分,里面的主人公为什么在自己特别害怕的时候还要到危险的环境中去。其实有时,想想也是合理的。对于恐怖片,我既害怕地捂着眼睛,但是还要小窥一下嘛。由美听到了自己最熟悉,也最值得依靠的山下的声音从医院里面传来。她带着一点怀疑进去了。进去之后,山下的手机铃声不断引导由美往未知的地方去。我觉得最恐怖的地方就在这里,不断去揭开这些遮挡物,后面的东西永远在刺激着我的神经。因为我知道是鬼在召唤她,我想阻止她,让她快点逃离这个环境。但是由美还是往前走,往前走,直到女鬼走到她的身边。其实,当鬼真的出现以后,我倒不害怕了。我害怕的就是那些未知的恐怖。
            至于影片中细节的勾画以及恐怖环境的渲染,都是非常成功的。这些细节在《午夜凶铃》和《咒怨》中都有体现。
            昨晚把这个片子看完,已经一点半了。我无奈地要去卫生间。从我的房间到卫生间隔着一个卧室。以前我都是把自己房间开着,打开卫生间的灯就可以了。昨晚我不争气地开了卧室的灯,想让房间里面没有黑暗的地方。真的害怕,在黑暗的地方有双眼睛盯着我呀。并且解决之后,立马往房间里面钻。好像后面有人跟着我一样。
            
  • 头像
    XXXL
    柴崎幸捅堤真一的那一刀:
    鬼来电1中有两个鬼 一个是妈妈 一个是女儿
    美美子有代理性佯病症 忍不住经常弄伤自己的妹妹
    在某次病态的划伤妹妹后 妈妈丢下哮喘发作的她 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
    仍然受着病症煎熬的美美子小朋友就开始用电话传递恐怖
    也可能因为美美子自己死前受哮喘折磨很久 所以在她手里的每一个人也都死得不畅快
    母亲大人应该是受到自责 最后郁郁而终的吧
    第一部没有提到美美子的爸爸或者爷爷奶奶这类的人物 那么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 又要工作 没有办法给孩子足够的关注 这也可能是美美子患代理性佯病症的原因 通过伤害妹妹来得到关注
    美美子的妈妈的性格比较压抑 在小女儿多次送入医院后 旁人都传言是妈妈虐待孩子 可她却没有作出过任何解释 连否认都没有
    但她早就怀疑是美美子虐待妹妹 这一点从她撞见美美子割伤妹妹时说的那句“果然...”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有摄录机在柜子里偷拍
    柴崎幸遇到美美子妈妈的鬼魂后 想到了自己的妈妈 所以说了类似 我是个乖小孩会一直陪在妈妈身边的 这样的话
    母亲鬼魂决心放过她 可女儿却还没有打算放弃
    于是出现了时间倒退的那一段 美美子附身在柴崎幸身上 并捅了堤真一
    柴崎幸或者美美子 这个时候并没有打算杀堤真一
    我们可以这样想 美美子附身在柴崎幸身上的时候 把代理性佯病症也传给了柴崎幸
    那么柴崎幸捅的那一刀 纯粹出于病态 她只是忍不住要把亲近的人弄伤
    最后一幕的意境还是不错的:堤真一在病床上 柴崎幸一脸单纯的冲着他笑 藏在背后的是仍握着刀的手

    美美子并不是起点:
    基本的概念是 又是两个鬼 一个是美美子 另一个是台湾的一个叫李丽的女小孩
    两人的差别是 因美美子而死的人 嘴里会有糖 而李丽杀的人胃里都有煤
    在美美子杀人事件平息后 突然又出现类似的命案 这次的死者胃里都有一种产自台湾的煤
    这时介绍了美美子的外婆 通过外婆的叙述 得知美美子的外公是台湾人
    到台湾时发现美美子的外公早就握着电话死在壁橱里了
    而经过解剖发现 美美子的胃里也有煤
    按照片子的说法 美美子的死是和李丽有关 在第一部里有过这样一个镜头 美美子和妹妹在家的时候 手里握着妈妈的红色手机
    第二部里的死亡逻辑是
    一 收到自己打给自己的电话
    二 第一个听这个电话的人会死 也就是说 可能会有人代替机主死
    那么 美美子的外公死后 根据规律 从外公的手机通话记录中选取下一人 很可能就是美美子的妈妈 而妈妈没有接到的电话被美美子接到了......
    游戏再继续时 被选取对象嘴里都有糖 却没有提到煤
    那么只能解释为传到美美子时出现了两条线 一条是李丽 她根据美美子妈妈手机里的号码 选取了下一个 很有可能是她父亲老家台湾的什么号码(何润东后来提到的 台湾有过类似的事件) 就又传回去了
    另一条是美美子 她也开始玩这个游戏 于是她从妈妈的手机里选了护士小姐的号码 开始新的一轮

    但仍有两个问题:
    按照第一部中说到的 手机信号是从妈妈的手机里发出的 难道是母女合作杀人?! 美美子有动机可以理解 可是美美子妈妈的动机呢 难道出于对社会的不满?!
    另一个很不能理解的是 第一部中出现的手机铃声源自美美子妹妹的小熊玩具 可第二部里的鬼明明是李丽 第一部中的铃声为什么还是会出现?!

     
    第一部的导演顺便还讽刺了一下日本媒体工作者
    一场 在当事人甲(名字我忘记了)接到电话后 电视台迅速盯上了她 而得知电话她已经注销号码后 迅速的从工作人员手里拿了一支塞进甲手里 假装是她的电话 方便拍摄
    另一场 在甲的死亡倒计时直播节目中还不忘插播广告
    ......

    不是很恐怖
    片子一般 所以没有推荐的意思
    但也不觉得很烂 至少没有后悔看了的懊恼劲
    对血肉模糊的画面的免疫力早就被CSI的几季训练出来了
    而鬼怪的场景已经不能如几年前那样会让我失眠了
    唯一有趣的还是看完后的线索整理
  • 头像
    coat
    日本很多的影视作品和漫画都是“不简单”的,所谓不简单是因为有些作品虽然让你一看就明白但是每次看都有新的收获,而且经过一层层挖掘你会越来越怀疑自己是真的看明白了么,说不定精髓的边缘都还没触碰到呢,像宫崎骏的动画就是如此,另外有些作品干脆就让你整个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像新世纪福音战士,你必须捧着《圣经》才能闹明白。我觉得,日本之所以有很多意味隽永的电影、电视、漫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日本人虽然很bt但不可否认他们非常善于思考,当他们把bt的精神用在这些作品上往往就会有很奇妙的化学反应。《鬼来电》是一部立意比较新奇有创意的鬼片,在《午夜凶铃》式的鬼片中,向世人诅咒的女鬼总是有着凄惨的身世和难言的苦衷,继而也使得她们的复仇在道义上合情合理名正言顺,然后随着女鬼冤屈的化解,最终把诅咒解除。而本片女鬼的杀戮,却归咎于她生前的心理疾病。按照导演三池崇史的逻辑:“那个患有精神疾病“代理性佯病症”的女孩,在一次对妹妹的施虐游戏中,突因自己的哮喘病发作死去,却也因而把未痊愈的虐待狂疾病带到了阴间。”所以会虐待性地杀人,这个故事的构思是挺新奇的。

    像《大逃杀》一样,日本很多电影不仅仅是在讲故事,而是反应社会现象或者本源问题,希望藉以影片来唤起大家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思考。《鬼来电》也有它的关注点,关注点之一是日本家庭成员间的冷漠和隔阂,这是当今日本社会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鬼来电》是一个呼吁世间冷暖的故事,影片中的鬼,是由母亲和女儿两(鬼)共同扮演。她们久不散开的怨气,皆由人间的失落所致:女儿的病痛需要亲人的关爱和治愈,而母亲缺少着母爱的倾诉。女主角由美的跻入,可谓把二人的遗憾弥补。由美幼年离家出走逃离母爱的特殊身世,恰到好处地慰籍了女鬼母亲孤寂的心。所以当她与女鬼母亲抱作一团涕泪俱下时,终使她逃脱劫难。而她于此扮演的这个“女儿”角色,也预兆了女鬼女儿的前来“附体”, 被“附身”后的由美成了新的“代理性佯病症”患者;关注点之二是患有代理性佯病症的社会弱势群体,代理性佯病症是医学上一种罕见的精神错乱病,患者通常为母亲,受害者通常是其子女。患病母亲会声称孩子有病甚至蓄意弄病他们,然后带着孩子四处寻医,以之博取他人的注意和同情,用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日本社会上由于男性地位比较高,而且承担较重的家庭责任,所以相对女性受关注程度高,患代理性佯病症的人群日益增多。导演借此片想把平常令人忽视的边缘弱势群体拉到我们的面前,唤起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注,虽然现在已经有不少恐怖导演把这个题材当作了宝库,但在04年的时候还是比较冷门的。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台抓鬼一幕颇有讽刺意味。濒临死亡的夏美在导播员口是心非的游说下走进了转播室,荒诞地给观众上演了一场女鬼索命的现场直播。这里不仅使《鬼来电》的恐慌趋于真实,更暗讽日本电台对提高收视率的不择手段。如此关键的时刻,电视台竟然不忘记插播广告。导演此处的冷幽默使物质社会的本质一览无遗。

     

     

    疑点讨论:

    1、到底有几个鬼?剧中的鬼有两个,到处杀人的鬼是美美子,旧医院的鬼是水沼麻里绘。本片中,母亲水沼麻里绘有两个女儿美美子和奈奈子,一开始都以为母亲患有代理性佯病症,但实际上,患病的不是母亲而是她的女儿水沼美美子,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她们会残害身边的人以获取别人的同情,所以美美子常常欺负妹妹奈奈子。同时,美美子还患有严重的哮喘病,所以在一次欺负完妹妹刚好被母亲看见后,母亲愤然抱着奈奈子离去后因哮喘病发作而后致死。母亲的过失,是女儿化作厉鬼的间接原因。死于哮喘病的女儿,于阴间依然饱受“代理性佯病症”的折磨,还放火报复烧死母亲。

    2、为什么死者嘴里都有红色麦芽糖?美美子是有心理疾病的甚至可以说是心理变态,所以她活着的时候喜欢虐待妹妹,虐待完了再给她一颗红色的麦芽糖哄她(之后被美美子杀死的人嘴巴里会有一颗红色的麦芽糖)。做了鬼后,她喜欢残暴地把别人的胳膊撕裂,把他人的身体剁成几块,快慰地把他人推进火堆,干这些还是在确保对方没有死亡、意识尚存的情形下。明显就是一个典型的施虐狂的病态行为。

    3、美美子杀人是为复仇吗?由于美美子并不是什么含冤而死来向世人报仇的背景,所以美美子的杀戮,完全归咎于她生前的心理疾病。她死后没有具体的报复对象,她报复全人类,所以就不随便挑对象了,是个人就要报复。

    4、是不是不看短信就不会死了?美美子要人三更死是不会留人到五更的,不管你接不接电话,不管你的手机是不是关机,不管你是不是把手机扔掉,也不管前面死的人手机里面有没有你的电话号码(洋子手机里就没有健一的电话,可还是打给健一了),如果你是美美子选中的下一个死者,它都会通过各种方式莫名其妙的再次出现在你面前,自动播放给你听或看。

     

     

     

    详细剧情(有些朋友之所以看不懂本片有很大程度上是被翻译误导了,片子里面的字幕有几个地方明显错误。Ps:剧情也有些是我自己推导的,有不同意见的欢迎讨论):

    故事的主线是一群大学生,故事一开始,大学生由美和几个朋友在小饭馆里吃饭,一边讨论一些有关恐怖的事件,洋子晚来了,和由美去洗手间,和由美说起一个人潜水淹死的事,这时(2003.4月16日,21:44)收到了死亡来电,洋子没来得及接,马上回看留言的时候却发现,来电电话显示的时间是4月18日23:04,而且是洋子自己打给自己的,留言里只有洋子自己的声音:讨厌,为什么撒手啊?然后一声惨叫。电话很奇怪,但是大家都没当成一回事。18日晚上,洋子在电话里约由美去shopping,洋子边说话边走上一座天桥,天桥下面是即将开来的列车,列车即将来的预警声让由美听不见电话的声音,由美突然想到那天听到的电话留言,好像就是今天这个时候啊---18日23点04分,紧接着洋子在电话里说了句:讨厌,为什么撒手了啊?然后就是一声惨叫。洋子飞身下天桥,被列车撞死,只剩下的一只手臂还在那按着下一通电话。

    在洋子的葬礼后,学生们都在讨论,原来这种非正常死亡已经早就传开了,同学告诉由美,在海上死的莉娜(估计就是那个潜水淹死的),她也是被杀的,死前有打电话给洋子,然后会通过手机一个死了通过拨打另一个电话这样有预告地死去。

    洋子死了,她打的下一个电话是给健一的,于是健一也死了(4月21日15:34),同样有预告。可警察却认定两人是自杀,当时都有目击证人证明他们是自杀的。健一死了,打的下一个的电话是给夏美的(4月23日22:39),夏美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死了,很恐惧。由美带着夏美将手机托管了(远离它),回来遇到了电视台来做节目的人,主持人随便将一个工作人员的手机塞给夏美当成是她的手机拍摄,可结果这部手机竟然也响起了死亡铃音。主持人想带夏美走,说一个衡先生很有名的,说不定可以帮到她(其实就是为了做节目而已),夏美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跟着去了。

    山下的妹妹粟子正是半年前死于这种死亡来电,当时电话说她是三天后(2002年10月17日16:31)会因火灾而死,果然她就这样死了,山下一直在调查妹妹的死。所以他很关注洋子、健一等的死。由美不愿夏美就这样死去,和他一起展开了调查。发现,洋子和他妹妹死后一分钟都再次收到了自己打给自己的电话留言,是同一个号码,打给去却是暂时没有人使用。他们一起来到了事故急救中心(为什么来这家医院,估计粟子和洋子都是被送来这的,粟子以前也在这间急救中心上班,也可能是两个手机里显示的同一个号码以前就是这的号码,因为后来由美说:“这家医院的电话,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洋子是被送来这却没有死亡记录。

    在医院,由美在电视上看见大家在逼迫夏美做访问,由美很生气,想赶去夏美那,结果听见喷雾瓶的声音,她在健一死的时候也听见了这个声音,原来这是治疗哮喘病的喷瓶发出的声音。发现这声音后,于是由美和山下一起去该医院(加贺见医院,那急救中心应该就是这个医院的急救中心)记录死者的地方,询问有关于这种仪器,以及患有这类病人死前的征兆。一个医生翻出了所有死于该症状的记录给他们看。翻着记录,医生发现了一个以前他没有注意到的病例,就是水沼美美子,很特别,尸体没有五官,10岁,2002年9月21日死的。医生手机里有一个叫做水沼麻里的人,医生说是美美子的母亲,可是打过去总没人接,由美又问医生水沼家的地址,医生告诉了。

    在回去的车上,山下给由美看了他妹妹粟子在这家医院急救中心当护士时的记事本,发现当时水沼奈奈子经常被送来急救,美美子也曾因哮喘来急救过,当年7月30日的时候奈奈子曾在医院急救的时候在7楼坠楼。

    第二天,山下和由美去了存放儿童尸体的地方,以美美子父亲的名义想看尸体却遭到拒绝。一个了解情况的人说美美子的妈妈麻里绘患有代理性佯病症,会声称孩子有病甚至蓄意弄病他们,然后带着孩子四处寻医,以之博取他人的注意和同情,用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晚上,他们报警警察不理会之后一起去了电视台,想看看到底夏美能不能得到救赎,结果众目睽睽之下夏美还是死了,下一个接到电话的人是---由美,死亡时间24日19点13分。

    生命最后的时光还能做什么呢?山下劝由美不要放弃,继续调查。他看到由美一直不停握着以前的受伤的伤疤处,就问她,当时怎么了?被爸爸?由美说是被妈妈(虐待)。大哥问她当时没有向爸爸求助吗?由美说因为他很少在家,奶奶说会一直保护她的。结果一天,由美那时候刚放学回到家,被妈妈叫住。妈妈让她把奶奶叫过来,由美走进去叫奶奶,却没有听到回答,便从奶奶房间的门洞内看了下。结果吓得害怕的后退,却碰到走过来的妈妈,妈妈用香烟烫在由美的手臂上,并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撞到门上,强迫她看里面的奶奶。透过纸洞,由美看见,奶奶吊死在悬梁上。由美也有惨痛的回忆。(看来日本不仅男的bt女的也bt)

    山下和由美去了美美子家,在柜子里发现了一个找不到录像带的DV。山下又去幼儿园找到了奈奈子,想询问她妈妈的事,奈奈子不会说话,据说是因为看见了尸体导致的,和她妈妈已经8年没联络了(怎么可能?算下来应该是8个月左右才对,从美美子2002年9月底死到事件发生的2003年4月)。由美再次去急救中心问了关于美美子妈妈的下落,可是里面的护士说新来的护士都不怎么了解情况的,但以前的那个旧得急救中心还没有拆,由美打电话告诉山下旧急救中心的地址,让他也去看看。来到旧址,发现门是锁的,后来转了一圈回来发现门开了,以为是山下到了,就进去了,在这里由美被鬼追缠,后来山下赶到了,帮助由美脱险,这时周围有手机响,手机上还显示:你的生命还剩56秒,开始倒计时。山下及时把手机拆了,这时由美死的时间过了,山下安慰由美好了没事了。大哥对手机原来响的那边看了看,便走过去,将木板掀开,发现里面是一具全身烧焦的尸体,已经腐烂发出臭味,衣服到还很好,山下叫由美过来看。结果尸体竟然腾的一声起来了,山下被震飞到外面去进不来,只剩由美一人缩在墙角,麻里绘的尸体一步步靠近,由美吓极了。在外面的山下急着不知道该怎么救由美,这时有个声音在背后叫:哥哥。山下回头一看,原来是他妹妹,说“哥哥,帮人就帮到这里吧”随后就消失了。

    由美想到了自己的身世,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出现了幻觉,不由自主地说:“知道了妈妈,我逃不掉的,我是个好孩子,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会乖乖听你的话,我是个好孩子。”由美把麻里绘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拿开,抱住她,哭。可能麻里绘也是被这话感动了吧,也哭了,放弃了杀由美。(后面才能知道麻里绘本来就不是恶鬼,她是被美美子做鬼后报复烧死的)。

    警察来了,发现尸体手中握的那个手机发信息的纪录为零,他们认为这个和前面的案例有关,于是请山下和由美去警察局协助调查。由美先做完笔录回去了,山下仍然留在警察局,山下将录像带交给警察,发现录像带里面录的是发生在美美子家里的事,原来真正虐待奈奈子的并不是麻里绘而是美美子,有代理性佯病症的人是美美子。美美子哮喘发作,妈妈不顾她发病抱着奈奈子走了,美美子因此而死。由美回到家洗澡,洗完后听到山下的声音:由美你没事吧,由美想去开门,但是回头一看,发现钟表的时间正在倒走。由美走到门口发现,门外依旧重复着:由美没事吧(就像录音机录下来的,不停重复播放这句话,声音听起来也很机械僵硬),由美感觉不对劲,慢慢往猫眼里看,发现外面站着一个美美子,由美害怕的后退,没想到这时从猫眼里刺进来一把尖刀(幸好由美躲开了),回到房间却发现美美子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吃着她的麦芽糖。由美问为什么,可是美美子没有回答。慢慢朝由美走过来,由美大叫:啊!!~~~

    赶到楼下的山下也听到由美的叫声,马上赶上来了,看到由美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山下问由美没事吧,本想告诉她,第一个受害的是麻里绘。但是看见她没事就抱住了由美说太好了。可由美却拿刀刺了他。在镜子里面,山下发现原来是美美子上了由美的身(也就是由美已经死了,美美子上身)

    最后一幕在医院,被美美子上身的由美当然也患有代理性佯病症,所以救了山下,但是最后还是杀了他……

     
本网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即时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1-2024  合作邮箱:ystousu@gmail.com  备案号: